当前位置:首页 >> 中药大全

这一天终于要来了美食美食

2021-01-15 02:01 来源:普宁中医药门户网站

这一天终于要来了,我的癌细胞全身扩散了:五脏六腑,脑子,甚至于骨头。这一次,我真的要死了!

两年不到的煎熬,我受够了:因为化疗,没休止的呕吐,大把大把的头发脱落;满桌子的佳肴,这个那个的忌口;没完没了的喝药,蛇虫蜈蚣蝎子,偏方秘方,不管有多恶心一股脑地吞下去……

如今,这一切马上要结束了。

痛哭,喊叫,想自杀,这一切我都做过了。

死,还得死!是马上还是不久的问题,一天天地熬,熬到蜡烛燃尽的那一刻。

谁说的,好死不如赖活!我情愿好死啊!

医生开出了特赦令:想吃的就吃吧,不再需要忌口了。可美味是什么呢,山珍海味还不是味同嚼蜡!

我一直喜欢这句话:上帝在这里关上了门,一定再别处开了窗。现在,那扇窗,也要关上了,我要走了,还不能说再见!

一场病痛,经历了太久。非常罕见的恶性肿瘤,几乎所有的医院,几乎所有的专家,都两双一摊,无能为力!

然而,即使是最常见的恶性肿瘤,也还不是太多的医治无效?!

有多少个伟人,多少个能人,多少个千万亿万富翁,都死于癌症,死于那些常见的癌症。所以,我一个平常百姓,那种颗粒细胞癌症,罕见又极度恶性,就天经地义,意料之中,好像是死而无憾了。

那么,面对死亡,我还应该做些什么呢?总有些未了的事宜,这样那样的,让我在走向这条不归路时,举步维艰。

最让我牵挂的是我的父母。他们年老体弱,尤其是我父亲。他脑梗多年,说话已经语无伦次,走路也是跌跌撞撞的。他是个多愁善感的男人,年轻时就那样。尽管经历了太多太多的风雨,可岁月还是没能让他更坚强。如今生活好了,可以安享天伦之乐了,可是他还是那么容易流泪:感慨现在的幸福生活,要流泪;思念远在欧洲读书的外孙,要流泪;孙女出嫁了,要流泪;听说我生病了,他更是哽咽得泣不成声了。好在家人的隐秘工作做得相当好,只告诉他我动了个小手术,已经完全康复。就那样,他都几个晚上难合眼,谁问起我,他就哭。要是知道我现在这样,还不真的要了他的命!

母亲和父亲比较算是个“健康”人,但她毕竟也是个七十七岁的老人了。况且她有高血压,常年天天服药,平时也经常会头疼脑热的。他们养育了我们兄弟姐妹四个孩子,如今他们两人身边没有一个子女。以往在我身体好的时候,他们总来我家,住上一两个礼拜的。自从我两年前经历了第三次手术后,哥哥姐姐们,怕我累着,就找着借口,劝说他们老两口不要来我家。我也但是 这样平常的生活里的一天 因为某件冲击性事件知道自己的身体,有点力不从心。

早在我知道自己病情的严重性后,我就陆陆续续地在减少和他们打了。本来一两天打一个,慢慢地一星期打一次,渐渐地我都是半个月打一次了。我要他们一点一点地适应,没有我问候的日子,适应没有我去看望他们的日子。如果,真正的这一天来临,为了他们的健康,为了不让他们痛苦,为了不让他们因为痛失我这个女儿而经受不起打击,我请求我的家人,不要告诉他们。我想好了说辞,告诉他们,我出门旅游去了,去了很远的地方,一时半会回不来了。之前,我经常去旅游,再加上最近的半年里,我难得打个回家,我想他们或许会信的。就这样,能瞒多久就多久。实在万不得已,可以让姐姐冒充我打给他们,妈妈平时就经常搞不清楚,总把姐姐的来电当作是我的了。

少打或不打给父母,犹如我写小说时用的伏笔。还好,这个伏笔我早早地埋下了。

父母这边,好在还有其他三个子女,哥哥,姐姐,妹妹,我知道他们一定会非常孝顺的,他们会加倍补足我所缺失的那份爱,让他们安享晚年。

把父母的事放在一边,就想着我的爱人了。今年我们结婚二十五周年,我们的婚姻也算是蛮长的了,金婚五十年走了一半,叫做银婚吧。我们的爱情虽然没有别人家的惊天动地轰轰烈烈,但也算完美,我很知足了。我一生没爱过别的男人,只爱你一个。你的优秀,你的体贴,你的成功,一直让我自豪。我没和你一路携手到白头,多多少少有点遗憾的。但没办法,老天爷把那扇窗户关上了,你只得再找别的开着门窗了。婚姻方面,我不为你可惜,我相信你的为人,相信你的能力,相信你的人格魅力,你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,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伴侣的。你的身体很好,年过半百了,你的精力还很旺盛,你常常是工作到半夜,只睡三四个小时又上班去了,你们公司刚刚为员工作过的全身体检,你样样都合格。对于你,我没什么可以不放心的,只是我的离去,我自己感到太多太多的不舍,我想人生不可以重来,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来世,假如这一切都有可能,下辈子,我还想做你的妻子,还想让你像在我这辈子短暂的人生旅途中那样,好好地爱我。当然,我也一样,爱你,尽情地将我的爱释放给你……

在这么多个特殊的日子里,我一直庆幸,一路走来有你——我的爱人。而今我要去了,没有陪伴,但我不会孤独,我会带着你的爱离去。

也许我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,我非常想去欧洲看看我的儿子。可是连续十几个小时的飞行,让我望而却步。儿子是我一生的骄傲,一直盼着他从国外学成归来的那一天,也许那一天对于一个病入膏肓的癌症病人来说,有点遥远了。我的四肢越来越沉重了,好像里边的筋络全部被绊住了一般,疼痛难忍,且越收越紧。儿子经常和我视频聊天,说妈妈肯定会没事的,可他不知道,老妈这一次是真的逃不过了。

儿子小时候,他见他爸爸经常忙着出差,就说他长大了要和妈妈结婚,他要陪着妈妈一辈子。我和所有千千万万的母亲一样,只要求他,好好生活,好好照顾爸爸,好好爱他的爱人。他们俩个计划在他学成回国后,举办婚礼,我很想作为他的母亲,在他们的婚礼上祝贺致辞,很想告诉这个世界,我多么多么地幸福啊。

可还有一年呢,整整一年,儿子才能回国。我怕我是等不到那一天了,非常想看看儿子戴上博士帽的样子,在他的婚礼致辞更是遥不可及了。

在儿子婚礼上祝贺致辞已经不可能了,想有个小孙孙叫我一声奶奶更是空想了。我姐姐说,我几乎担当了女人所担当的所有角色,可是我就当不成了我孙孙的祖母了。我小时候,抢着外婆的老花镜戴在鼻梁上;儿子四五岁的时候,也是抢着我妈妈的老花镜戴。于是,西侧的河水源源不断地涌入东侧。我就顺理成章地认为,将来我也会有那一天,我的小孙孙也会抢着我的老花镜戴在鼻梁上,一脚深一脚浅底不敢迈开步子。去年因视力不好,配了一副老花镜的,现在都是带着花镜在电脑上打字聊天,我不得不承认老了,但毕竟还没老到已经是孙儿绕膝的程度。

我一生就这么个儿子,天知道,我有多想他!

要离开这个世界了,觉得自己还很年轻,我还没活够啊!

想着在离开时,要父母在身边,要爱人在身边,要儿子在身边,要所有的亲朋好友在身边……可是他们中谁能陪我走完那最后的一段路呢?

搜肠刮肚地想,我这辈子有没有得罪过人,想在离开之前,让我说声:对不起。可是,好像没有,我真是太幸运了,这个世界上的人仿佛都很爱我,我自出生起到现在,还没和人红过一次脸,我都没学会过怎么吵架、骂人。

有人说,本命年是一道坎,今年是兔年,是我的本命年,那道坎啊,太高了,我是迈不过去了……

共 2795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全部的心理描写、心灵独白,构成了这篇小说的独特风景。小说主人公“我”,因患癌症不久于人世,站在人间地狱的交界处,“我”思绪万千,汹涌澎湃的思绪大潮一般冲击着读者的心灵。人之将亡其言也善,而“我”的牵挂却绵绵无绝期。【:耕天耘地】

1楼文友: 18:59:59 让人感叹的作品,读来唏嘘不已,祝愿主人公一路走好!!!!!

2楼文友: 08:24:18 小说读来有一种揪心的疼痛。一个身患癌症将要离开世界的人,用自己绝望和不甘的心情构成了这篇令人心痛的文章。她最放不下的父母、爱人和儿子,是她永久的牵挂,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成了她脑海中永恒的记忆。她是那么地不舍得与不甘心,那么地孤独和无助,可是这些又必须她独自一人来承受。小说告诉我们,活在世上的人应该好好地珍惜生活,珍惜身边爱着你的人们。 人事已尽,人世很长,我在中间应当休息。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,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。

小孩子积食吃什么药
呼和浩特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
银川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相关阅读